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资料 > 古兰学 > 梁君健:影视人类学的第一次转向:斯宾塞对澳大利亚中部原住民的电影拍摄及其影响
 
 

梁君健:影视人类学的第一次转向:斯宾塞对澳大利亚中部原住民的电影拍摄及其影响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19

梁君健:影视人类学的第一次转向:斯宾塞对澳大利亚中部原住民的电影拍摄及其影响

   内容提要:鲍德温·斯宾塞既是人类学田野工作的重要开创者,同时也是影视人类学实践的先驱,为探讨视觉媒介的使用与人类学学科范式的当代转型之间的关系提供了重要个案。斯宾塞系统的田野工作以及由此产生的文化整体观,让他的田野影像更加系统,深度访谈为这些视觉资料提供了充分的文化背景。对于斯宾塞而言,视觉资料并不构成人类学理论探索的主要证据方式,而是进行人类学知识的公众传播和教育的有效渠道。然而,人类学理论转向以及学科规制的变化,导致了影视人类学的第一次转向,视觉资料的制作和使用受到抑制,斯宾塞的实践也在一段时间内成为绝响,后继乏人。

   关 键 词:斯宾塞  澳大利亚土著研究  视觉观念  田野工作  影视人类学

  

   斯宾塞是影视人类学的重要创始人。虽然在他之前就已经存在具有人类学色彩的影像拍摄实践,但对于包括让·鲁什在内的很多人来说,斯宾塞才是人类学电影制作领域的真正开创者。①和早期旅行者的采风行为不同,他是第一个有意识地在人类学田野研究中系统使用电影媒介的学者,并且拍摄了具有民族志价值的较为完整的影像文本。同时,斯宾塞的影视人类学实践还处于一个更大的历史背景中,对于早期影视人类学实践的式微具有标志性意义,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影视人类学的第一次转向。然而,对于斯宾塞的影视人类学实践的相关研究却十分有限,由于他拍摄的电影资料在澳大利亚土著的推动下已被封存、不对任何人开放,展开这类研究更加困难。对于斯宾塞展开人类学电影拍摄的实践、观念及其影响进行系统研究,有助于我们厘清影视人类学这一学科的早期发展脉络和丰富遗产,在此基础上反思影像媒介对于人类学知识的发现和传播具有独特的作用。

   本文以斯宾塞的田野日记为主要研究资料,结合他的人类学著作和其他相关资料,细描了斯宾塞的田野拍摄实践和视听语言特征。笔者认为,斯宾塞是较早实践现代人类学田野工作方法的人类学家,他的电影拍摄实践以他对于土著文化和智识系统的整体把握为基础,因此和同时期的旅行影像、探险影像之间形成了清晰的界限。然而,由于影像作为大众媒介在当时还缺乏系统的传播渠道,以及人类学自身范式的变化,静态图片和动态影像的制作,从人类学研究实践的中心位置不断地走向边缘。一方面,它无法为正在兴起的关于功能和结构的研究提供直接的田野证据和文化理解;另一方面,在以文字书写为中心的学术环境中,影像的感性特征被认为会弱化人类学家们从文化资料到人类智识的理性思考。②因此,斯宾塞所开创的影视人类学在出生伊始就遭遇到严酷的外部环境,人类学家主动放弃了影像媒介这片阵地,将其让渡给新兴的视听娱乐工业,从而形成了影视人类学的第一次转向,并带来了人类学知识传播的不良后果。

  

   一、斯宾塞的整体民族志追求

  

   斯宾塞出生于1860年,在英国接受了动物学的大学教育,进入大学之前还曾经学习了一年的素描。1887年,斯宾塞被任命为墨尔本大学生物学系的创始教授,从英国来到澳大利亚。作为专职的动物学家,1894年他受邀参加了澳大利亚中部地区的一次科学探险活动(Horn Scientific Expedition)。在这次探险中,斯宾塞深度接触了即将消失的原住民文化,产生了研究人类文化的学术志趣,并和此后长期的田野合作伙伴吉伦相识。吉伦出生于澳大利亚南部,长期供职于澳大利亚基层的电报系统并因此和澳大利亚的原住民关系密切。在对于原住民展开人类学研究方面,斯宾塞和吉伦一拍即合,两人于1896年展开正式的人类学探险。这次探险的一个主要成果是由斯宾塞主笔的民族志《澳大利亚中部土著》③。

   1901年至1902年,斯宾塞和吉伦开始新一次的人类学探险。期间,斯宾塞系统地拍摄了50余分钟的澳大利亚原住民影像。除了物质文化的研究如文化用品标本的系统收集整理之外,他们还请懂得英语的原住民担任翻译,并且通过绘画等辅助方式,对熟知部落文化的当地人展开长期的深度访谈,和一些访谈对象一起工作的时间甚至长达一周,以此来全面了解语言和仪式背后所蕴含的文化信息。斯宾塞在这次探险日记中详细记载了上述的这些工作方法,以及具体的感悟和收获。例如,在这次探险的第三站(Barrow Creek电报站),斯宾塞和吉伦在当地的原住民翻译吉姆(Jim,原住民称他为Erlikilliaka)的帮助下展开长期的深度访谈。其中,对于原住民老人Tungula的访谈时间就持续了整整一周,并在访谈之后又花了另外四天的时间对这些内容进行了整理与核实。在如此高强度的田野工作的基础上,斯宾塞逐渐形成了对于原住民文化的整体认知,克服了当时大多数文化理论推演中过于使用碎片证据而不考虑这些证据的文化语境的问题。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刘传霞:新中国初期女司机形象的生成与多重文化意义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贾斌武:现代电影观念的启蒙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yslzc.com 伊斯兰之窗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