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资料 > 古兰学 > 李欧芃:西学东渐:晚清文学中的乌托邦想象
 
 

李欧芃:西学东渐:晚清文学中的乌托邦想象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08

李欧芃:西学东渐:晚清文学中的乌托邦想象

   我上次讲过,回到北大就好像回到我的学术老家一样。这可能是我第三次来北大做比较长期的访问。可是这次由于我自己的过失,我五个报告竟然能够安排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这个连我自己也难以想象,这几天心情非常紧张,因为我带来的资料太多,可是很难消化。所以,我要再三跟各位说的就是,我以后这几个报告都是一种初步的研究状态的报告,而不是一种研究成果的报告。我斗胆把我研究的一些初步的想法提出来,向各位请教。希望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我们待会儿有讨论的时间,我知道在座的有不少是研究近代文学、特别是晚清这一段的,大家可以好好讨论。我回去后大概有四个月在台湾做研究,主要就是研究今天讲的这一块,当然不只是今天要讲的题目,还有整个晚清的文学和文化。

   我为什么要讲晚清呢?我在上一讲里面提到一点,因为我觉得晚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中国文化的转折期,就是从整个中国的传统走向一个现代中国文化的模式。而这个从传统的模式进入到现代的模式不是很简单的事情,而是很复杂的过程。而这个复杂的过程,据我所知在历史方面或者在思想史方面,有几位大师级的学者已经在做研究了。特别是我的朋友张灏,他是研究清末思想史的专家。他为我这个题目写过一篇文章,就是讲清末民初的“乌托邦主义的兴起”,好像是这么一个题目。我的兴趣一直是文学或者说文化史,所以我对于晚清的大量材料的着眼点,还是从文学和文化开始——虽然我学的是思想史。我多年来断断续续地希望做一些整合的工作,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摸不着头脑。为什么呢?一方面是我自己懒散,不务正业,一会儿搞影评,一会儿写个阅读,我还想写小说,没有办法专业做研究;一方面是资料实在太多了,而相关的理论没有办法来处理这些资料。其实还是要从资料开始,我为学的一贯主张就是说,最基本的还是要从资料、文本开始做起,不要理论先行,所以我还是从资料开始讲。

   那么晚清我特别注重的就是晚清最末的这十年,就是1900—1910年或者1900—1911年。如果再往民国推一下,推到“五四运动”前夕,就是到1915、1916年这个时候。这个时代,从政治史上来讲,好像是个黑暗时代,大家都在等待辛亥革命。可是,从文化史上来看的话,这是一个非常丰富的时代。有不少学者已经做了大量研究和调查,发现这十年内,整个晚清的出版量超过了前一百年。而出版量最多的就是1900—1905年。这是根据上海的权威学者熊月之教授——熊月之教授是上海社科院专门研究上海的权威学者——在一篇文章里面所做的调查,据他说整个翻译作品就有六七百种之多,占当时整个出版量的69%左右。这样大量的翻译进来,可是它的性质有所改变。因为大家知道,同治中兴以后,特别是19世纪最后二十几年,一八七几年到1900年左右,大量的西方科学技术上的东西,被传教士和英国学者带进来。可是到了1900年之后,这种外在的、张之洞所谓“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作为用途的东西,这种利器式的、科技式的材料的制造,被社会科学所取代,就是熊月之所说的“社会科学”。广义的“社会科学”就是文学、历史、地理,甚至一直到物理原理……,就是应用科学之外的东西,大量地被带进来。所以到了1900年,也就很难说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了,可是也不是“西学为体,中学为用”。如果各位看晚清那几位思想界的大师,特别像严复、康有为、梁启超这些人,基本上就是希望把西学纳入整个中国传统的,特别是乾嘉以后的学术传统的范畴里面,重新开创一个中国式的西学或者中国式的“新学”——他们用的词是“新学”。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据不少学者研究,特别是汪晖的研究,这个并没有完全成立,虽然他们有很多建树。他们对于晚清的文学具有直接的影响。所以说,如果研究晚清文学,不研究一点晚清的思想,我觉得是说不过去的,纯从文本来做分析的话,没什么好分析的,没有一篇比得上《红楼梦》,也没有一篇短篇小说比得上鲁迅的《狂人日记》。可是,这些翻译的作品数量之大,到了惊人的程度,而它翻译的作品里面,大部分的翻译都不是直译,除了少部分的例外,像周氏兄弟在日本做的一些翻译比较认真一点,其他大部分翻译都是经过后来变成所谓“鸳鸯蝴蝶派”的作家翻译或改写成中文的。这些人呢,知道一点英文,知道一点日文,几乎没人知道德文,法文我不知道,没有研究过,他们把大量的基本上是英文的资料,小说也好,其他的知识也好,带进来,或者经过日文的渠道翻译或者改写成中文。所以我一直认为,如果研究晚清文学,甚至整个的中国现代文学,翻译应该变成中国现代文学的一部分。不要说它是翻译的,其实翻译和创作之间的划分实在是很难的。如果把整个的这种大量的文本放进来的时候,就非常有意思了。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李晶:石头记:海外中国学文献补藏举隅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葛兆光:听葛兆光讲《春江花月夜》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yslzc.com 伊斯兰之窗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