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资料 > 古兰学 > 李辉:《诗经》重章叠调的兴起与乐歌功能新论
 
 

李辉:《诗经》重章叠调的兴起与乐歌功能新论

作者:采集侠    新闻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4-08

李辉:《诗经》重章叠调的兴起与乐歌功能新论

   内容提要:重章叠调在《诗经》燕飨诗中较早兴起,其复沓的形式,与主宾间献酬往来的仪节进程、殷情致意的仪式主题正相吻合;重章叠调便于蕃衍章句、自由伸缩,且多与比兴手法相伴而用,这为乐官根据仪式等级、仪式进程、主题表达的需要作灵活自主的发挥提供了便利。在无算乐中,重章叠调的这些诗乐功能得到充分发挥,直至流行成为《诗经》的主要章句形式。重章叠调的歌唱,视叠咏程度、位置及人称视角的不同,有独唱、合唱、和唱、对唱、帮腔等形式。今本《诗经》删略了不少乐章信息,回到仪式歌唱的语境,借着重章叠调在结构形式上的提示,可以恢复、修正《诗经》中不少脱缺错乱的章句。

   关 键 词:重章叠调  比兴  燕飨诗  无算乐

  

   《诗经》歌唱的具体形式,文献记载已经阙如,但作为用于周代典礼上的歌诗,其“歌唱”属性仍在《诗经》文本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因此,只有充分重视《诗经》的“歌唱”属性,结合诗乐生成和歌唱的动态立体的语境,才能更加准确地理解《诗经》的文本面貌及其成因。本文就以此为思路,讨论《诗经》重章叠调与诗乐歌唱之间的关系,以期对重章叠调这一独特乐章体式的兴起原因、乐歌功能做出追本溯源的解释。

  

一、问题的提出


   重章叠调,又称叠咏、复沓,是指一首诗由多章构成,各章之间的字句基本相同,只在相应位置变换少数字词,以实现回环往复的咏唱。据夏传才先生统计,《诗经》中采用重章叠调的诗歌有177篇,占305篇的58%①。这些重章叠调,又可分为多种类型,既有二章、三章、四章、五章的纯叠咏体,其中以三章叠咏为最多;又有以叠咏体为基础兼有独立章的混杂体式:如前数章叠咏,末章独立;或首章独立,后数章叠咏;或中间叠咏,前后二章独立;或前后有两个相互独立的叠咏,等等。可见《诗经》重章叠调体式的丰富多样及其在《诗经》中的流行程度。

   过去学者对《诗经》重章叠调的研究已十分深入,但多是关于类型的现象分析,至于这种乐章体式流行的原因、功能及具体呈现形态,学界还没有透彻的研究,一些研究思路和观点也还存在一些偏差。例如,20世纪20年代顾颉刚、魏建功等先生关于复沓与歌谣关系的争论,顾颉刚主张复沓是乐官根据入乐歌唱的需要对乐章做的加工,而魏建功则强调重奏复沓是歌谣本有的常见表现手法②。两方观点,各有论证依据,但其实是各得一偏。《诗经》中的风诗,已是合乐之后的文本遗存,已融合歌谣与仪式乐章的双重因素,因此,今本《国风》中习见的重章叠调体式,已难以确切分辨是歌谣传统还是乐官加工所致。所以,顾、魏对重章叠调的争论,并没有触及它的根本,而且他们局限在《国风》内讨论重章叠调,而没有关注《诗经》中重章叠调的最初兴用情况,对其之所以被引入王朝仪式歌唱的内外原因的讨论,也付之阙如。后来的研究者也大多沿着这一路径,在歌谣的范畴内讨论重章叠调,或是追索重章叠调的宗教巫祝传统,或是探论重章叠调的“劳动说”起源及与农耕文明的关系,或是论析重章叠调中的朴素辩证法思想,等等③。

   重章叠调在《诗经》中确实以《国风》运用尤多,但《国风》既为仪式中的合乐歌唱,其中重章叠调的流行也应该在周代仪式歌唱的发展脉络中加以考察。更何况,《诗经》中重章叠调的发轫,远早在风诗时代之前。因此,我们在讨论重章叠调时,不能仅将视线投射到荒远的歌谣传统,而应该通观整部《诗经》,着眼《诗经》文本本身所显示的重章叠调的使用情况,并在周代仪式歌唱的历时嬗变中,探析重章叠调从兴起到流行的历史脉络及其内外动因。

  

二、“仪式歌唱”背景下重章叠调的兴起


   重章叠调在《诗经》中并非一早就有,在不同诗体中分布也存在明显的不均衡。重章叠调在《诗经》中有一个明显的从兴起到流行的过程,这需要我们在周代诗乐体式、歌唱形态的变迁历程中予以观照。

   (一)重章叠调与“比兴”

   通观整部《诗经》,《周颂》中没有重章叠调,较早的重章叠调体见于《大雅》,如《凫翳》《洞酌》。以《凫翳》为例,其诗五章,各章属纯叠咏体,仅替换个别字词,其义一也。而郑玄用三家之义,以“在泾”“在沙”“在渚”“在潨”“在亹”分别指燕祭宗庙、四方万物、天地、社稷山川、七祀之公尸。欧阳修《诗本义》驳郑说:“凫翳在泾在沙,谓公尸和乐,如水鸟在水中及水旁,得其所尔。在渚、在潨、在亹,皆水旁尔。郑氏曲为分别,以譬在宗庙等处者,皆臆说也。”④郑玄之失,在于不明重章叠调的特征。如方玉润《诗经原始》所说:“水虽有五,唯泾是名。其余沙、渚、潨、亹皆从泾上推说,犹言泾之旁、泾之涯、泾之涘耳。”甚至,“在泾”“在沙”“在渚”“在潨”“在亹”作为兴辞,在表达“公尸燕饮”诗旨时,并没有主次轻重之分,这透露了重章叠调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它往往与“比兴”手法相伴而用。除上举《大雅》之《凫翳》《洞酌》外,《小雅》中《鹿鸣》《四牡》《皇皇者华》《鱼丽》《南有嘉鱼》《南山有台》《蓼萧》《湛露》《菁菁者莪》等,亦无不如是。“比兴”手法的兴起⑤,及与重章叠调的相伴而用⑥,对周代诗乐的发展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吴承学:释“大兰王”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胡可先:新出文献与李白研究述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yslzc.com 伊斯兰之窗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