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苑 > 回族作家李进祥小说集 > 先生和狼
 
 

先生和狼

作者:admin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3-11

先生和狼

都说洋洋的那只狗其实是狼。

洋洋的那只狗是他父母在内蒙抓发菜时从阴山上捡来的。一群抓发菜的人在一条山沟里发现了它。它出生不到一个月,快冻死了,呜呜地叫着,叫声和小狗娃子没有两样。洋洋的父亲眼尖,一下子过去就抱住了。他说他们俩口子经常在外面打工,家里就洋洋一个,抓回去给洋洋做个伴。当时就有人说,这荒山野岭的,哪里来的狗娃子,这怕是狼娃子。其他人也都附合说,那是狼娃子,大狼出去打食去了,小狼娃子从洞里钻出来,找不到洞口了,才冻成这个样子。劝他赶紧把狼娃子放下,怕大狼回来看到了,失情跟人拼命。洋洋父亲就是不愿放手,他一直想给儿子洋洋找个玩伴儿,再说这小狗——他认定这是小狗娃子——毛绒绒的,直往他怀里钻,他也不忍心放手。他说如果真有大狼来找了再说,婆姨也支持他,其他人也就没啥说的了。他们俩口子把馍馍揉碎了,泡软了给它喂了些,它就缓过劲儿来了,小眼睛滴溜溜乱转。俩口子越喜欢了,轮流抱着它。

一下午,没见到有大狼来找。到晚上,同村的七八个人挤住在一个山洞里。山洞里点上了火,先把地烧热了,才创开火灰,铺上铺盖睡在上面,还是很暖和的。洋洋父母住在一起,小狗娃子就放在被窝里。小狗娃子在被窝里乱窜,还在他们身上乱摸,找奶吃的样子,把他们俩口子逗笑了。洋洋父亲笑着对婆姨说,你就当一回老母狼,给喂上点奶吃。婆姨也笑骂他,哪有人奶狼奶狗的,再说几年再没生娃娃了,哪里有奶。婆姨又说,我说生一个单的很,再生一个,你偏不要。洋洋他父亲就说,生,生,就知道生。生了一个,我们这都爬冰卧雪的,再生一个,我们还不得提上棒当讨吃去。他是高中毕业生,在这个事上看得开。

当夜没见有狼来,随后还是没有狼来,他更认定它是哪个蒙古牧民的跟羊狗下的狗娃子,扔到那里了。他就把那狗娃子抱回来了。

不到一个月,小狗娃子已经在满院子乱跑了,六岁的洋洋和他玩得很开心。

在家里没待上一个月,洋洋的父母又到城里打工去了。把洋洋放在奶奶跟前。洋洋的父亲有股犟劲儿,虽然没上成大学,但他也不想土里抛食,在农村过一辈子穷日子。现在还有哪一个人愿过穷日子呢,都在千方百计地折腾。

洋洋不能跟着父母到城里去,只能留在奶奶家,整天和狗娃子一起玩。

王老师到河湾村教书的时候,洋洋刚好上一年级,他的狗也快一岁了,长得跟大狗差不多大了。一身黄底黑梢的皮毛,油亮亮的,有些像城里人养的狼狗。动作行为也和周围的狗不一样,从来没有汪汪地叫过。高兴了,它低声地嘶鸣;生气了,也是低沉地暗吼。村里人都说它是狼娃子,但它从没有伤过人,也不攻击牛羊鸡狗。村里的狗看到它总是敌意地吼叫,但它好像也不在意,更不和那些狗亲近。它只和洋洋形影不离。

洋洋到王老师跟前报名的时候,身边就跟着他的狗。王老师一抬头看到了洋洋,也同时看到了狗,他心里猛地一惊。有些意外,也是他有些怕狗。但当老师的总不能在学生面前露出怕狗的意思来。他故意高声问,咋把狗带到教室里来了?谁的狗?弄出去。一群学生都抢着说,那不是狗,是狼,是洋洋的。王老师的心里又是一凛,但他还是没有显出惊慌的样子来。他问洋洋,你叫什么名字?洋洋说,洋洋。王老师心里就有些恼,对洋洋的回答有些恼,对洋洋这个名字也有些恼。他的孩子就叫这个名字,城里许多孩子都叫这个名字,没想到一个农村娃娃也起这么个名字。

你的学名叫啥,上学的名字。王老师没好气地问。我爸爸说,上学的名字就叫马洋洋。王老师知道这地方的人都把父亲叫大,这家人还会赶新潮,不叫大偏就叫爸爸,给娃娃起个名字也学城里人,王老师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火。发配到乡里来教书,他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他突然就冲着洋洋吼起来,是你来上学还是狗来上学,这是学校还是狗窝!洋洋吓得不敢吱声,一教室学生都吓得噤了声。洋洋的狗却出了声,闷雷一样的吼声在它喉咙里滚动,身形也有随时前扑的迹象。王老师听到了狗的声音,他向狗望过去,正好看到了它的眼睛,幽绿的眼神深得像冰窖,他的怒气很快就冻僵了,一股寒气传遍全身,他不敢再高声骂了。王老师这些年走南闯北的,经见了些世面,经历过失败,但那都是败在人手里,没想到第一天到河湾村来,又败在一条狗手里,他感到了一种沮丧,同时对这条狗也有了一种反感。

王老师本来在县城教书,看到周围的人都经商发了,也动了心思,先是边教书边鼓捣生意,羊绒、发菜都贩过,小有成就。那些年政策松动,准许停薪留职,他干脆到外面做生意去了。开店、办厂之类的实在生意干过,南来北往的贩卖生意也做过,几年下来,没混出个啥名堂来。这几年人事上抓得紧了,他才又不情愿又无奈地上班了。县城早就没有了编制,他就被分到河湾村来教书。在回来到上班的这一个阶段,他遭到了许多白眼,人的白眼。还真应了虎落平阳被犬欺那句话,连一条狗也欺到他头上了,他心里觉得窝憋。他甚至觉得这条狗他注定是要遇上的,而他以前的种种不顺也与这条狗有关系,进而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如果把这条狗制服了或者弄掉了,他的霉运就结束了。

在随后的日子里,他一直在盘算着,在寻找着机会。但在随后日子里,他也听到村里人说洋洋这条狗其实是狼。这正好给了他一个口实。王老师找到村支书说,把一条狼放到学校里,对学生是个威胁,出了事不好交待。村支局本来就不相信把那条狗说成是狼。他只是一笑说,别听婆姨娃娃们胡说,现在哪里有狼!王老师就没办法了。

王老师其实也仔细注意过洋洋的那条狗,它发怒的时候像狼,温顺的时候像狗。他心情好的时候,看看它像狗,心情糟的时候,看着它像狼。而洋洋的狗并没有在意到王老师的心情,它每天早上随洋洋到学校,洋洋进了教室上课,它就在校园里转悠着,有时跑的远些,但最多到放学的时候,它就又到学校了,和洋洋再一起回家。王老师上课的时候,扭头往窗外一看,大多数时候都能看到它。城里人讲究接送孩子上学,农村没这个讲究,很少有家长接送。王老师觉得,洋洋的父母不要到外面打工,就在村里闲着,也不一定像这条狗一样这么接送他。它还时时处处地护着洋洋。一次,洋洋和一个同学玩急了,两个撕打起来。它呼地就扑过来,一爪子就扑倒了那个同学,冲着他的脸呼吃吃地吼了半天。那个同学吓得尖声大哭。当时是下课时间,王老师不在,几个学生给他告,他还有点半信半疑。一次上课的时候,洋洋的作业做的了草,王老师就生气地抓住作业本摔到他脸上,洋洋吓的哭起来。洋洋的狗恰好就在门外,用爪子扣得门吱吱地乱响,差点就扑进教室里来。那一回,王老师吓了,但更多的是气恼,一条狗弄得连学生都不敢管了,这老师还咋当。他更有了弄掉这个似狼似狗的东西的念头。

王老师想过许多办法,想愣不丁地一砖头或者一棒打倒它,可万一打不倒咋办?真打死了,又咋说。也想过弄点老鼠药啥的,悄悄药死它,可它几乎不吃别人给的东西。王老师一直没找到机会,直到放寒假的时候。

放寒假那天,王老师心情好,给学生布置了寒假作业,他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摩托车都推出来了,车上捎着他的一些东西,还有一个大塑料袋,里面装着学生写过的作业本和用过的旧书。旧书旧作业本能换几十块钱。他本来觉得这样有些不好,但最终还是捎上了。

学生们也高兴,在学校院子里打闹着。洋洋和他的狗也在。那狗又长大了不少。它和洋洋玩的时候还是很温顺的。因为心情好,王老师这会儿咋看它都像一条狗。洋洋一会儿骑上它,一会儿又把它按倒,它都乖乖的,还兴奋呜呜叫着。洋洋玩热了,把外面的衣服脱下来,蒙住了它的头,它也不怎么闹。

看到这个情景,王老师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他喊了一声马洋洋,洋洋就过来了。王老师说,他们都说你的狗是狼,老师捎到城里找人给鉴定一下,明天再给你送来。

洋洋不知道咋回答,两个眼睛闪闪地瞅着王老师,洋洋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怀疑的神情,但看着洋洋的眼神,王老师心里还是有些发虚。

王老转过身,把一袋子旧书旧作业本倒了,把塑料袋给洋洋。

你把袋子给它套上,我捎到城里一鉴定,就给你送回来。王老师说。老师的话学生总是认为对的。洋洋接过塑料袋,给他的狗套上了。那是个很大、很厚实的塑料袋。洋洋的狗没怎么反抗,就给装到袋子里了。王老师忙扎住了袋口,提到摩托车上,用捎绳扎紧了,忙发动了摩托车。

洋洋这会儿似乎有些后悔,跟着摩托车跑出了好远一截,看到追不上摩托车了,他才站住了,直直地望着。王老师从摩托车后视镜中看到洋洋的模样,他似乎在哭。王老师这会儿又觉得真的要找人鉴定一下,如果真是狗的话,还是给洋洋送回来的好。

洋洋的狗从绑上摩托车就开始挣扎,这会儿挣扎得更厉害了,嘴里呜咽着,爪子抓得塑料袋乱响。好在绳子捆得紧,它的身子动弹不得。王老师扭回头看了几次,看不出它有挣脱的迹象,就加大油门向县城奔。

摩托车开出河湾村有十几里地时,狗的一条爪子抓破了塑料袋伸出来了,扣得油箱吱吱乱响。王老师赶忙停下车,把绳子又勒了一顿,狗痛得哀呜起来。他才又骑上车往前走。

狗又挣扎了一会儿,动静渐渐小了。

王老师这会儿想,如果找人认出这真是狼的话,咋办?只能送给动物园了。如果拉到黑市上,也许还能卖个好价钱呢。王老师听过,野生动物现在很值钱,贩卖野生动物能发大财。如果不是狼,只是条狗呢?也许还是一条特别的狗呢。王老师也听过它的来历,它是从蒙古抓来的,它长的也和周围的狗都不像,说不定是一种什么种的牧羊犬呢!现在都新养狗,一条藏獒的价值就是成百上千万。蒙古的牧羊犬说不定也很值钱呢!值个几十万的也行。要是卖掉了给洋洋咋说?就说死了,再给他弄一条好玩的小狗不就结了。

王老师这样想着,却再也没听到车上有动静,细听了许久,还是没动静。王老师停住摩托车,袋子里的狗真的是一动也不动了。他用手拔拉了一下,也没有动静。王老师有些慌了。这要是真死了,那就全完了。他试着把绳子松了松,狗没有动。他又松了松,狗还是没有动。王老师干脆把绳子松开,狗仍然没动。

看来它真的给勒死了,王老师感觉有些丧气。总不能梢上一条死狗回城去吧,那还不被人给笑死。

王老师有些气恼地把塑料袋掀下车,把袋口的绳子解了,像倒那堆旧书旧作业本一样地把狗倒出来了。狗软软地摊在地上,一动不动。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捎上那些旧书上旧作业本呢。王老师提着空塑料袋,沮丧地点了根烟坐下抽。

一根烟快抽完的时候,王老师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刚抬起头,洋洋的狗突地跳了起来,全身的毛直竖起来,显得比平时大了许多,也凶了许多,它对着王老师,眼睛显闪出绿森森的光。王老师看到那分明是一只狼。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鹞 子 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yslzc.com 伊斯兰之窗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