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苑 > 采访纪实 > 呼市那座清真寺的人和事(五)
 
 

呼市那座清真寺的人和事(五)

作者:admin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3-11

 

为准备宰牲节割草

(注:呼市的宰牲节,要宰的牛羊是节前就买好的,直到当天才宰牲。他们宰牲的量相当大,一家人往往要宰三只羊,或是几家人要宰一头牛。清真寺,生活小区甚至马路上都将血流成河。所以他们需要准备大量的饲草。)

为了准备宰牲节,清真寺里号召大家到回民墓地去割草,因为去年的宰牲节花了不少钱去买草,太划不来了。我也算是体验生活跟着去了。满满一车子的人,近二十来个人,还带着不少炊具。到了墓地,一人发一把镰刀就三五成群地自己找草割去了。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来自各行各业,有会割草的有不会割草的,会的教不会的,有人说学习本身就是一种乐趣,有人告诉我,清真寺的口号是重在参与。反正我看大家都是认认真真地尽力地割着草。

中午时分,大家一起集中到墓地的一个大亭子里,一块极大的塑料编织布往地上一铺,中间是带来的瓜果,大家围坐在边上分享着瓜果,不吃瓜果的人,在边上磨镰刀的磨镰刀,做饭的做饭,交谈的交谈。其情景使人想起读小学和中学时的春游、秋游,或是到上海郊区农村参加双枪劳动。所不同的是那时都是小孩子和年轻人,现在却都是老头子。但是气氛是一样的,好像这不是劳动而是一种游玩,一幅其乐融融、兴高采烈、热气腾腾的景象。

下午我与一位老人坐在亭子里闲聊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有七十岁了,他指着做饭的老人说他有七十三岁了。做饭的老人我知道,他是清真寺餐厅的负责人,吃开斋饭的时候,他总还要前前后后地关照一下的。因为太瘦了,我会跟他开玩笑,叫他先把自己养养胖,他挺乐观的,关于他的瘦也从来不跟我做任何解释。刚才大家在一起,他还腰扎武装带,挂着一把匕首,左一个姿势右一个姿势地摆着,说是像不像回民游击队的队长。其实他的身体很糟糕的,去年在泰国的时候,病的就跟死人没有什么两样!跟我聊天的老人跟我喃喃地说着。我听了真有一点后悔跟他开玩笑了。

    这里的人们就是这样,他们好像不知道自己的年龄有多大,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严重的疾病一样。寺管会主任,我知道他有严重的心脏病,他在奋力地割着草,我想劝说他,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劝说在他们面前是无力的。

割草有没有什么强制性的规定没有?完全没有!几百号人在做礼拜的,来了二十来个人,他们对其他人有意见吗?没有!不知道是哪个领导讲了一句,宰牲节的时候给来割草的人什么方便,当即就有人说不要特殊。来的人,有的割得多有的割得少,割得多的人会不会对割得少的人有意见?还是没有!有的人在干,有的人累了,在歇。干的人对歇的人有没有意见?依然没有!

我在上海是小区里的世博会志愿者。说是志愿者,但多少是有些报酬的:小区里的五元一小时,马路公交车站的七元一个小时,据说沪西的小区是十元一个小时,还有衣服、帽子等,最主要的有世博会票子发的,一张票子要160远呢!这些人五元的还会说七元的不公平,为什么他们比我们多拿!?

可是清真寺里的志愿者是彻底的志愿者。草一共是割了三天,后两天我没有去,我们的老马是第二天去的,他跟我说他累到后来是跪着割的。他的话我完全相信。

作为穆斯林,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取悦安拉,自己的行为直接对安拉负责,我们不会与安拉讨价还价,我们也不会与别人攀比,我们所作的一切是要让安拉满意。所以我们会自觉地做我们应该做的一切好事情。右手做的好事不要让左手知道

 

刘德孚阿訇与他的后人

在割草中午休息的时候,有一个朋友——我们一起打过羽毛球的——说起:我猜想我儿子说起的就是你了。原来这位朋友就是我讲到的介绍我到呼市,后来他自己又去约旦学习《古兰经》的大学生的父亲。边上有人就告诉我,这位朋友是刘德孚阿訇的儿子。刘德孚阿訇那可是如雷贯耳的人物,只要讲到呼市的教门就一定会提到的。这做儿子的,跟我讲起了他的父亲:老人家走的时候身边还有三万块钱,关照我们赶快出散了。后来我们贴了一万块钱出散了。(出散,我的理解就是给清真寺——公家,或是给穷人)老人家生前从来不吃乜贴,但是给他乜贴,他要的,可以用在教门事业上的。后来有人告诉我今年的斋月,我这位朋友他出了一万块钱给清真寺。后来的话题讲到了他的儿子:他想去学习《古兰经》,我们劝他,他说我们还不就是为了钱,我们也讲不过他,好在还养得起,就让他去学吧!

文革后期,呼市的年轻人就是跟着黄万钧老师和刘德孚阿訇学习《古兰经》的。呼市的教门能有今天与这两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是分不开的。

黄万钧老师我还是大前年见到他的,那年已是93岁的人了,这样算下来该有96岁了。据说去年他生病住到郑州的医院里,总有好几千人去看他,医院里也搞不懂这么一个平平常常的小个子老头(大概只有一米六十几的个头)哪来这么大的人格魅力,能吸引那么多的人。

关于刘德孚阿訇的事情我知道的太少了。清真寺目前正在着手编写清真寺的历史,这件事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是反对崇拜个人,或是吹嘘自己的所谓的家族史,但是实事求是地记录,对于教育后人是有他的现实和历史意义的。这是我们民族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刘德孚阿訇的儿子平平地讲着他父亲的故事,在座的穆斯林兄弟可能也听惯了这样的故事。但是如果你们到过上海的汉人墓地,看到那里动则几万、十几万、甚至有上百万的名人墓地,你们会怎么想?那里有极美丽的墓碑甚至逝者的塑像,希望通过这种方法为逝者立下丰碑,叫人们永远纪念他。

但是这些逝者与我们这位在临终时依然想到我们的教亲和穷人或是专业一点称作我们的稳麦的阿訇相比,你又会觉得怎么样?刘阿訇的丰碑是立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的!

伊斯兰提倡厚养薄葬的。我们第一敬畏的是安拉,接下来就是孝敬父母,严格地来讲先是母亲然后是父亲,接下来是由近及远地关怀周边的亲戚、邻居,直至路人和乞讨者。所以在穆斯林集聚的地方是不存在遗弃老人的事情的,赡养老人就是天职。而回民的墓地是再简单不过的了。为自己的父母建立高大的或是特别精美的墓碑实际上是没有教门的表现。在呼市就有朋友,遵照他父亲的遗愿不立墓碑的事情。在这里的回民墓地有清真寺、礼拜殿,都是简单的。与上海的为纪念亡人,超度亡人的金碧辉煌的佛教寺庙是完完全全不能相比的。

[1] [2] [3] 下一页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回族语言研究的新收获(品书札记)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不设偶像体现伊斯兰教特色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yslzc.com 伊斯兰之窗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