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人物 > 伊斯兰人物1000问 > 背着「者麻提」流浪的岁月
 
 

背着「者麻提」流浪的岁月

作者:admin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01-21

1993年的斋月,对丁学勤老人来说,就像一根香,惨惨淡淡地燃烧到了断裂处,能不能继续燃下去,成了他心里淤塞至满的悲伤。礼完台勒威哈,站在院子里,望着满天的星斗,遥想着即将出现的又一弯新月,老人泪流满面。 和丁学勤老人一道礼完台勒威哈的三十多个老人执手相看,泪眼婆娑。 他们的身后,是一间只能跪十多个人的平房。他们站着的院子,是一个只能跪十多个人的院子。就是在这间平房和这个院子里,在夜晚凛冽的寒风中,这三十多个老人礼完了1993年斋月的30个台勒威哈。然后,他们想到了下一年,下一年他们将走到何处?下一年谁会提供这样一个场所让他们礼拜?一句“老哥,我们怎么办啊!”泪水沿着这些老人浑浊的眼眶流出,打湿了1993年的那个斋月之夜。

  这间房子和这个院子是马秀芬老人的,这里是这些老人们巅沛流离的第四个驿站,这一年是他们会聚之后漂泊的第六个年头。六年来,他们就像一柱柱没有辟护的香,在不同的破旧而通仄的场所坚持着他们的燃烧。

  这些没有清真寺的老人就住在兰州市——一个拥有数万穆斯林和106座清真寺的城市。不幸的是他们住在安宁区——一个被黄河阻隔得远离闹市区的河北区。这里有五六千名穆斯林,却没有清真寺。

  据传,清朝同治年间,在这个区的较偏远的安宁堡本有一座清真寺,但没有阿訇,教民只有一李姓家族几户人家。有一年李家亡了人,到黄河以南请阿訇,适逢黄河发大水,水急浪高,被请的阿訇惜命,不愿乘船,便说:“叫个满拉去就行了。”这话叫李家人误听成“叫个喇麻去就行了。”李姓人家因之叛了教。从此安宁便没了清真寺。

  丁学勤是河南桑坡人,安宁区一家工厂的职工。1988年以前,他总是骑车数十里到黄河以南做礼拜,那时候,教门在黄河以南的兰州市区已经红火得很。丁学勤说,那一年他做了个

调查,安宁有穆斯林243户,加上周围大中专学校和科研院所的穆斯林,起码也有五六千人,这些人都和他一样忍着远离清真寺的痛苦。

  生活就像一条平静得没有声息的河流。波澜是从1988年开始的。西北师大有个炊事员,叫白长征,老伴去世,家里有一间平房还较宽敞。在一次偶然的交谈中,白长征表示可在自己的家里立个“者麻提”。这个提议让安宁区的老人们振奋异常,他们从市中心的榆中街寺里请了个刚穿衣不久的阿訇,住在白家。这一年的斋月意义非常,白长征老人家的邦克声像母亲的呼唤,那样潮湿温暖,将一个个远离清真寺的游子唤到了“者麻提”上,礼台勒威哈的人由最初的十多个增加到后来的三十多个。

  那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啊,平静安然却热潮澎湃。靠近清真寺的人们怎能体验那种心情?“主啊!我来了——”一声诵吟,便深深地叩拜。 30个台勒威哈,他们度过了生命中金子一样贵重的一段。

  1989—1990年,“者麻提”设在马文祥家。

  1991—1992年,“者麻提”设在张希祥家。

  1993年,“者麻提”设在马秀芬家。

  就是在1993年斋月的盖德尔夜,马秀芬家那间平房里,40多位穆斯林商量决定,向政府要地方筹建清真寺。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了,只有这次把它提上了真正的工作日程。推选出14人的代表团。这个代表团到安宁区宗教局被削减为5人,丁学勤做了总负责,马少先、马长鸿、张友先、马洪武为筹备组成员。马秀芬把房子贡献出来做了建寺联络处。

  也是在1993年,安宁“者麻提”的惨淡情况被《开拓》杂志做了报道。北京读者吕朝光哈吉读了报道后写信给兰州的教友苏文波哈吉了解详情。苏哈吉正值病重,命儿子背他下楼,找车到了马秀芬家。马秀芬家的情形让这位老人百感交集。吕朝光得到苏文波的回复后不遗余力,四处奔走,为安宁清真寺募集了第一笔筹建乜贴1万元。

  苏文波哈吉不久去世,临终前嘱咐儿子苏昌德务必扶持安宁清真寺。苏昌德遵父遗嘱,联络几个朋友四处奔走呼吁,为安宁寺收乜贴5万多元,捐助砖2万余块。

  兰州市伊协张德麒会长带领丁学勤一行乘车远走临夏、甘南,为安宁寺募集乜贴1万余元.

 丁学勤们将无数的求援信发往全国各地,便有无数笔乜贴从全国各地飞来。伊斯兰,将无数的穆斯林联在一起,一时间,无数颗心都在关怀着没有清真寺的安宁区。后来,这座清真寺的建设花了近百万元,全部来自捐助。

  在城市,寸土寸金。安宁穆斯林要地皮也是费了许多周折的。起初,政府给的是某技校东北角的一块废弃的地皮,有2亩多,不错的地方。可是等丁学勤们准备设计施工时,地皮却被该技校以种种理由从区政府撬了去。回想起此事,丁学勤至今还心中隐隐作痛。“气得我生了一场大病,胸腔里结了一个疙瘩。”病愈后,丁学勤来了一次“大闹区政府”,由于他和区上的领导们私交不错,才没被恼怒,反而在1994年4月份要来了一个奇形怪状的垃圾沟。沟长100米,宽处14米,窄处只有4米,1.06亩的一小片地皮。就因为是个可恶的垃圾沟,使建寺费用翻了一翻。

  第一步,向周围单位和居民要垃圾垫坑。第二步,在垫平的坑上打桩,不料垃圾底子全垮了,上面不能建设。第三步,将所有的新旧垃圾全部挖出。第四步,在沟边上修了一道不得不花费巨资的护坡。第五步,把坑做成个地下室搞建设,这样既节省又实惠。

  经过近3年边建设边筹钱的努力,一个81平方米的礼拜大殿和30多间小房子组成的清真寺落成了。

  从1994年起,安宁的穆斯林结束了背着“者麻提”四处找地方的漂泊历史。垃圾沟上的“者麻提”由塑料棚变成油毛毡棚,再度成土坯房,最后变成能容纳100多人的礼拜大殿。

  自从有了寺,安宁的穆斯林有了心灵的港湾,身体和心灵洁净了许多。

  自从有了寺,教门开始兴盛起来,主麻日聚礼时连院子里都跪满了人。

  自从有了寺,有10多位来自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汉族知识分子皈依了伊斯兰。

  自从有了寺,这里就有了阿语班,就有了义务授课的教师李青和他每年数十名的弟子,

就有了安宁穆斯林清洁丰殷的现实和美丽尊贵的未来。

  从荒原上建起绿注洲,安宁人的作为也是我们每个穆斯林的作为。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艾资哈尔应对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告全球书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yslzc.com 伊斯兰之窗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