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简明伊斯兰史 > 车臣与克里姆林宫的秘密关系
 
 

车臣与克里姆林宫的秘密关系

作者:admin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01-14
战争、恐怖袭击、黑寡妇、以及苏菲派穆斯林的“迷之舞蹈”,这些关键词都成了大众眼里的车臣。但车臣的现状,远不止这些刻板印象。我们挑选了卡内基莫斯科研究中心发表的一篇较为客观公允,内容详实、脉络清晰的文章,向大家介绍下车臣的情况。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了俄罗斯领土中非常独特且至关重要的加盟共和国;更有意思的,它是一扇俄罗斯通向伊斯兰世界的隐秘窗口。

特殊关系

当代车臣和那个被战火肆虐的车臣共和国已经完全是两个国家。目前车臣是高加索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如此迅速的战后重建是 Akhmad Kadyrov(简称老卡德罗夫,老卡)和普京背后交易的结果(实际上,在杜达耶夫死后的和平时期,老卡德罗夫在车臣反政府武装内部的势力日渐衰弱,后来只得倒戈普京,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老卡德罗夫是名副其实的现代车臣之父,这里有有两个含义,一方面是他和普京的交易终结了车臣地区的武装冲突并登上车臣王座;另一方面他是现在车臣共和国总统Ramzan Kadyrov(简称小卡德罗夫,小卡)的父亲。从2000年开始,老卡德罗夫和普京的交易造就了现在格罗兹尼与莫斯科几乎平起平坐的局面,也促成了车臣共和国内部的迅速重建。现代车臣实际上处于半自治半殖民地状态,这种状态使车臣每年都可以从莫斯科获取大量经济援助,作为交换,小卡德罗夫自称普京的马前卒。至少从表面上看来,从不向任何人低头的、骄傲的车臣人向普京俯首。

目前普京和老卡德罗夫之间不成文的秘密协议已经良好的运行了17年,无论是2004年老卡德罗夫遇刺还是2007年小卡德罗夫登基都没能动摇莫斯科和格罗兹尼的关系。但是,在17年中这种不稳定的畸形平衡并非没有受到挑战,如今莫斯科和格罗兹尼之间最大的问题依旧是几百年来悬而未决的紧张民族关系问题。

尽管2016年9月小卡德罗夫毫无悬念的以98%的极高支持率赢得车臣总统选举,但莫斯科有点坐不住了,普京越来越担心小卡在车臣乃至北高加索的影响力会使自己丧失对车臣的控制。这次,莫斯科向格罗兹尼伸出了橄榄枝。小卡德罗夫对莫斯科想削弱他个人和车臣共和国的特权不满,他希望莫斯科慎重对待他的权力诉求。不管莫斯科会不会让步,现在的大局依然是普京和小卡德罗夫互相离不开,这种神秘的特殊关系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第一份秘密合同

历史总是和大众的认知有所出入,车臣问题实际上在90年代初并没有得到俄罗斯联邦的重视。当时的俄罗斯联邦有更复杂的问题要解决,鞑靼斯坦共和国(鞑靼斯坦共和国是目前俄罗斯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俄罗斯著名的土特产品Mi-8直升机,Kamaz大卡车什么的都产在这个地区。其首府喀山在俄罗斯历史上有极其重要的位置,有1000多年的历史。二战中德军兵临莫斯科城下时,苏联政府就是迁往喀山。)在一系列外交斡旋之下取得了比其他联邦共和国(俄罗斯联邦的共和国类似于中国的少数民族自治区,地位相当于省级行政单位,但是有更多的自治权)更大的自治权,而车臣共和国并没有得到和鞑靼斯坦一样的权力。

实际上车臣根本不想和别人一样。当时以杜达耶夫为首的车臣权力核心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提出了不同于鞑靼斯坦的政治诉求,车臣人把整个地区的政治经济掌握在一个精英小团体手中,在事实上把自己从莫斯科的掌控中独立了出来。从90年代的第一次车臣战争到2000年第二次车臣战争这个精英团体自称车臣伊奇克里亚共和国,意图完全从俄罗斯独立。

实际上,在两次车臣战争期间,俄罗斯联邦一直存在一个克里姆林宫认可的车臣共和国政府,而老卡德罗夫只是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以后登上了这个政府领导人的位置。早在1994年11月第一次车臣战争爆发前夕,克里姆林宫就策划了一起针对杜达耶夫的武装暴动,意图用车臣人自己的力量干掉杜达耶夫的伊奇克里亚共和国。

在行动失败后,克里姆林宫迅速指派了一个亲俄的车臣人小团体出任车臣共和国领导核心,Salambek Khadzhiyev出任车臣共和国总理,但很快就由于政治上的无能被迫下台,Doku Zavgayev接任了这个位置。很遗憾,无论是 Khadzhiyev还是Zavgayev都没有让自己的影响力到达格罗兹尼市政府以外的地方。当时的俄罗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帝国了,用一个强大帝国的逻辑解决车臣问题是完全行不通的。

与车臣在国际上的声望不符的是,在叶利钦时代和普京时代的早期,克里姆林宫从来没有把车臣放在特别重要的位置上。实际上在当时的局势下,鞑靼斯坦共和国是更紧迫的问题,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上鞑靼斯坦对俄罗斯的重要性都是车臣无法相提并论的,如果鞑靼斯坦也要独立必然会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俄罗斯将不复存在。

在当时的情况下,克里姆林宫并没有把太多精力放在车臣问题上,也没有制定切实可行的国家政策,对车臣的态度仍然沿用苏联时期的殖民政策。克里姆林宫的策略是大力支持一个跟车臣反对派武装不合的部落武装,借助其力量打败反政府武装。

而车臣人也远非铁板一块,各部族间的爱恨情仇错综复杂,有很多部落向莫斯科示好,这种关系成为未来老卡德罗夫和莫斯科秘密协议的雏形,在战争结束由老卡德罗夫和他的儿子小卡德罗夫继承并传承了下来。

车臣现任总统小卡德罗夫和普京

在选中老卡德罗夫之前,克里姆林宫的车臣总统候选人极其有限。尽管车臣反政府武装的精英们各怀鬼胎,但在对俄罗斯问题上基本达成共识,在1999年冲突再次爆发前并没有被俄罗斯收买。在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初期,对莫斯科来说无论是从政治上还是军事上都急需当地人支持,在车臣找到一批高度军事化的带路党成为俄军的首要目标。

莫斯科最初的人选是Yamadayev兄弟。Ruslan、Dzhabrail和Sulim Yamadayev兄弟三人是车臣军事领袖,他们控制着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的Gudermes村和部分高加索山区据点。Yamadayev兄弟在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后马上与Shamil Basayev分道扬镳,Basayev随后立即将Yamayev兄弟在战争中的战果据为己有。实际上Yamadayev兄弟在战争中的表现并不积极。从各个角度来看,Yamadayev兄弟都是克里姆林对车臣施加控制的合适人选,但克里姆林宫最终的选择是更具宗教权威的老卡德罗夫。

Yamadayev兄弟非常瞧不起卡德罗夫家族,在Yamadayev兄弟眼中老卡是一个没有任何权力的傀儡政客,而自己才是真正拥有力量的车臣实权人物。拳头大的说的算,这一直是崇拜强权的车臣部落传统。

小卡德罗夫更是不值一提,他只是老卡的助手和接班人,离他登上权力的舞台还很遥远。在车臣只有莫斯科的支持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自己没有实权,基本可以断言老卡德罗夫会和他的前任们一样用不了几天就打包滚蛋。对莫斯科来说,如果老卡德罗夫挂掉了不过是换替补队员Yamadayev兄弟上场的小事,说不定Yamadayev兄弟这样狡猾的军阀和不虔诚的穆斯林比起穆夫提(伊斯兰教法说明官)老卡德罗夫能和莫斯科更好的表演双簧。

但正如世界看到的这样,最后的结果是老卡德罗夫爬上了权力顶峰,并且一直大权在握直至被杀。

在两次车臣战争之间,车臣反政府武装的军阀们瓜分了战利品,实力都得到增强,不必再互相抱团取暖了。在前车臣武装头目Aslan Maskhadov混乱的领导下各种大小军阀出现意识形态之争,直接导致车臣权力真空和内部冲突。在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前老卡德罗夫倒向俄军一边,进而通过一系列谋划最终得到了权力,直到2004年遇刺身亡。

很显然,老卡德罗夫和普京签订的秘密条约比他自己更长命,小卡德罗夫彻底继承他的衣钵,继续和克里姆林宫保持合作。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亚洲行之后,重实利的特朗普削弱美国了吗?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yslzc.com 伊斯兰之窗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