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之窗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主页 动态 经训  教育 课堂 阿语  书库 杂志 文苑  问答 青年 妇女  家园 服务 翻译

论坛 留言 专栏  下载 音频 视频  教法 历史 人物  百科 资料 图库  信仰 学术 投稿

 v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简明伊斯兰史 > 郑永年:特朗普税改或许是在美国社会播下“阶
 
 

郑永年:特朗普税改或许是在美国社会播下“阶

作者:admin    新闻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01-14
从美国社会的现实情况来看,如果说这次税改在经济上充满不确定性,在政治上更有可能是走向反面,使得美国社会更难治理,甚至会导向革命和暴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推出被称为美国30年来最大规模的减税改革方案,主要内容包括美国企业税税率将大幅度下降,从35%降低到20%,个人所得税等多项税制将被简化,以较低税率对美国企业转移回国的海外资产进行一次性征税等。

消息一出就立刻引起了各国的担忧(如果不是恐慌的话)。各国担忧的程度不同,但担心的无非就是三个方面:第一,美国税改会刺激各国的美国资本回流到美国;第二,外资回流或企业利润回流美国,会给各国资本外流造成压力;第三,美元趋向强势加上资本外流,各国货币会贬值。一些国家开始酝酿和计划应对方案,或同样大规模地减税,或者货币贬值。

这一税改方案的出现,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可以令人惊讶的。这是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其中一项主张。成为总统之后,他也一直在强调要推出税改方案,只不过是现在把口号变成了现实罢了。

要分析这个税改将会造成的影响和结果,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即这是一个暂时的现象,还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大趋势。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明朗,也很难明朗。一些观察家认为这是暂时现象,或者称特朗普现象,是特朗普个人的因素在起作用,特朗普一离开,美国又会恢复到常态。

而另一些观察家则认为这是大趋势,因为这是美国国内多年积累起来的问题所致,任何人当总统都会采取类似的方法。在政策层面的变化需要继续观察,不管是个人因素还是客观因素,都取决于美国国内的政治力量的变化。

一般说来,这次税改被认为是里根供给侧经济学的应用,意在通过大规模的减税来有效促进企业的投资,刺激经济增长,在创造就业的同时扩大税基,使得税收收入大幅度增加,最终实现收支平衡。

这便是供给侧经济学的理想设计。但特朗普这么激进的税改真的能让美国再次伟大吗?或者税改真的能够实现其所设定的目标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明朗。这次税改对美国的内部发展和外部关系的确会产生影响,但这种影响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还不清楚。

所以,也有人说,这次税改除了引入了不确定性外,什么都还不可以确定。不过,从美国社会的现实情况来看,如果说这次税改在经济上充满不确定性,在政治上更有可能是走向反面,使得美国社会更难治理,甚至会导向革命和暴力。

美国两次大规模减税经验

从经济经验看,如同所有其他经济学派,理论的适用性具有深刻的时空背景。供给学派在理论和其实践之间是有很大的距离的。美国并不是没有实践过供给侧经济学,但从来没有有效解决过其想解决的问题。

冷战以来,美国经历过两次大规模的减税,即1964年肯尼迪政府减税和1981年里根政府减税。不过,正如一些学者,例如罗奇(Stephen Roach),所指出的那样,前面两次的成功之处,并不在供给学派所提供的方案,而是美联储在大规模地放宽了货币政策的同时,成功控制了通货膨胀。

大规模减税的直接结果就是政府收入的减少。1964年和1981年的减税时期,美国净国民储蓄率比较高,为10.1%,社会有能力担负大规模的减税。但今天就不一样了,因为美国的净国民储蓄率只有国民收入的1.8%。

即使2001年小布什政府减税时,美国的净国民储蓄率也还有4.2%。分析家普遍认为,在储蓄率不足的情况下,无法在不借入海外盈余储蓄的情况下维持赤字支出。因此,根据美国税收政策中心(一个独立于党派政治的机构)的估计,未来十年将增加1.4万亿美元的政府财政累积赤字。

这么大规模的减税能够对企业提供足够的刺激作用吗?这也很难说。美国企业的实际税率并不很高,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经验看,美国公司的有效公司税率只有22%。对美国大企业来说,面临的问题并非仅仅是税率问题。

一些大企业家早就觉得他们所交的税率过低,甚至比他们所雇佣的员工所交税率还低。和其他西方福利资本主义国家相比,美国本来就已经是低税的天堂了。对积累了巨量财富的美国大企业来说,这个税率的变化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投资动机。

这次税改的经济理性很难让人信服。但如果从政治理性来说,问题反而能得到更好的解释。税改与其说是为了经济,倒不如直接说是为了美国政治。美国社会历来就是资本主导政治的,这次税改更是大资本家利益主导政治过程的力作。西方一些观察家把之称为富豪民粹主义,就是说,这次税改只符合大资本的利益,而非美国社会的利益。

说今天的美国政治就是说社会分化政治。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两个政治阵营的分裂越来越清楚。第一个阵营即今天特朗普的支持者,主要是普通的白人,也就是美国人所说的饱受煎熬的中产阶层。因为全球化和技术进步,美国以白人为主体的中产阶层的确处于困境之中。全球化促成了美国的资本流向海外,即流向可以获利更多的国家和地区。

当然,这里也不可避免地涉及资本逃避税收的情况。在西方,一些人简单地把全球化理解成为资本逃避税收的举动。而技术的进步使得资本所需要雇佣的劳动者越来越少。因此,尽管美国在这一波全球化过程中获得了巨量的利益,但利益越来越集中在绝少数资本手中。城市富裕了,但小镇和农村则衰败了。当然,这并非美国的特殊现象,所有卷入全球化的国家和地区都是如此。

新闻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新闻: 上一篇:德国政局动荡震动欧洲

  • 下一个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7 yslzc.com 伊斯兰之窗 版权所有  伊斯兰之窗转载本站内容请明确注明出处欢迎各位关注伊斯兰之窗的朋友投稿